局长挖地下室存赃物,昔日“朋友”却没给他打掩护

局长挖地下室存赃物,昔日“朋友”却没给他打掩护

“有人说‘大楼建起来,干部倒下去’,而我正是倒下去的那个人。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霍城县住建局原党委书记、副局长姜勇在接受组织审查调查时,回首往事,悔不当初。

不义之财不可取,大贪必从小贪起

“工作之初,因为害怕接到老板请约的电话,逢年过节我就把手机关机。”姜勇在接受审查调查时回忆道。接受过法学教育的他知道,建设行业项目多、金额大,是腐败的高发地带。

谨慎,是因为对法律还心存敬畏。但时间一长,姜勇被服务对象的甜言蜜语、阿谀奉承洗脑,收下了第一笔“辛苦费”的他,紧张、害怕,也欢喜。

有了第一次,贪欲便像脱缰的野马,一发不可收拾。服务对象试探性地提出一个接一个请托事由,使他不得不缴械投降,便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这些“朋友”在项目工程承揽、项目款项拨付等方面给予一次次的“关照”。

“在几次伸手后,我对纪律法律仅存的那点敬畏之心也荡然无存,开始为自己的腐败寻找心理救赎,认为这是建筑业的潜规则,认为送礼是老板自愿的,从几百到几万、几十万,不加以制止反而心安理得的自然默许。”姜勇说。

一次守不住,次次做让步

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,一些商人为了揽工程、接项目,想方设法接近手握项目管理权和资金审批权的姜勇,频频用请客、拜年、感谢、慰问的套路来表达“心意”。

“姜勇平时喜欢打打麻将,这也成了他被围猎的一个突破口。”审查调查人员说。

在向身边所谓的“朋友”有意无意地抱怨打牌输钱、生活难事时,这些有求于他的企业家也都心领神会,纷纷“慷慨解囊”。

“他说打麻将输了钱,我就给他两万补窟窿,他手里有项目资金审批、工程发包的实权,有好事也肯定会想着我。”项目经理丁某说。

久而久之,姜勇的心理防线逐渐瓦解,从起初收受别人礼品的担惊受怕到后期的“波澜不惊”,在腐败深渊中堕落的一发不可收拾。

“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伸手变得习以为常,变得心安理得,腐败真的就是温水煮青蛙,会让你在贪婪的路上越陷越深,不能自拔。”姜勇忏悔道。

费尽心机藏赃款,终得功亏一篑

看着家里越堆越多的烟酒茶叶、购物卡、黄金、玉石……如何周全地保管这笔不义之财,让姜勇煞费苦心。

为防止东窗事发,他借父母名义,出资购买一套内设地下室的一楼住房,找来外地施工人员沿地下室往菜园方向,再挖出另一间地下室,用来存放成件的名贵烟酒;利用衣柜隔板精心设计夹层小抽屉,在书柜后设置空心格档……

他以为向组织隐瞒不报个人事项,藏匿、转移财物,否认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就能躲避组织的处理,只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在法律面前,昔日的“朋友”为了自保,并不会为他打掩护。

经查,姜勇共收受服务对象所送的名烟名酒70余件,购物卡50余张,折合现金319.2万元。

2020年9月,姜勇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违纪违法所得全部收缴,并移送检查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原标题:镜鉴 | 大楼建起自己倒下的建设局长

责编:安再尔江•艾合买提